城镇化中被误读的城市群
时间: 2014-01-14 来源: 瞭望东方周刊 浏览次数:1405
分享到:

城镇化中被误读的城市群
城市群

  在某些地方的城市群区域里,大城市病、小城镇病反而加重。小城镇发愁人来少,拼命吸引人来就业居住城市群这个概念十分受宠。例如,在人口分布上,大城市发愁人太多,想赶人离开;小城镇发愁人来少,拼命吸引人来就业居住。

  城市群这个概念十分受宠。但是浏览一下各地关于城市群的规划,以及媒体上关于城市群的报道,不难看出,城市群在许多方面被误读了。

  最关键的一个误读是,某些地方领导与专家把城市群神化了。他们认为,城市群是城市病的克星,似乎有了城市群,以前的小城镇病、大城市病就会烟消云散。他们还认为,城市群必然带来城市、小城镇、农村的发展,必然导致高的区域和城市竞争力。

  城市群一经“神化”,就具有了误导作用。在笔者和某些地方领导交谈中,很吃惊地发现---这些领导们觉得不大张旗鼓地提出建设发展城市群,就没有那种指点江山的气魄,就显不出“大手笔”。

  实际上,城市群正在慢慢制造出一种“晕轮效应”:在城市群的光环笼罩之下,我们对城市群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。

  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城市群乱象。目前,除了国家层面提出的主要城市化地区以外,各个省纷纷以省会为中心、以省内主要城市为副中心,构建各种不同的城市群。有的地方宣称三年五载,要建成多少个城市群,听起来就像是生产出多少件产品一样。这些城市群的规划,往往不切实际地夸大资源的向心集聚,规划的科学性较差。

  城市群内部也缺乏沟通协调机制。即便是在国家层面上的一些主要城市群,其内部沟通协调机制,长期停留在纸面上,难有实质性的进展。

  城市内部不同行政级别的城市之间,不同规模的城市(大中小城市与小城镇之间)协调关系得不到解决。在牵涉到的具体协调内容方面,如上下风向之间,同流域上下游之间的产业布局没有协调;重大基础设施缺乏协调,如港口、机场、铁路枢纽;重大公共服务缺乏协调,如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存在重复建设或人为阻隔。

  另外还存在着重经济、轻生态的问题。

  近年来,城市房地产开发过热,不少城市高层、高密度开发的结果带来人口密集、绿地缺乏、环境恶化的负效应,使得人与生态环境冲突不断。城市群区域的生态环境与能水资源、土地问题更严重。长江流域170多座城市,1/3缺水;其中二三十座城市严重缺水。

  在城市群建设中,城市污水排放量不断上升。太湖流域面积仅占全国0.38%,但每年各种污水排放量达到全国的10%。全国近岸严重污染海域主要分布在辽东湾、渤海湾、长江口、杭州湾、江苏近岸、珠江口等地区,已经对下一阶段这些地区城市群的沿海化发展造成负面影响。

  此外,城市群人口承接的功能没有完全发挥。一些分析表明,我国主要城市群经济集聚程度普遍高于人口集聚程度,人口和经济发展的平衡性差异明显。西部一个省会城市,以建设城市群的名义,把全省1/3的土地资源集中到了省会。但是城市群区域内人口的城镇化,步伐依然缓慢。

  在某些地方的城市群区域里,大城市病、小城镇病反而加重。例如,在人口分布上,大城市发愁人太多,想赶人离开;小城镇发愁人来少,拼命吸引人来就业居住。

  从其他国家城市化的历史以及我们的现状来看,城市群的发展确实是不可逆转的趋势,但是发展要遵循一定的规律,依靠市场力量和国家规划引导,逐步发展形成若干城市群。

  在城市群发展过程中,许多问题也需要得到足够重视并加以解决,否则我们必将面临着一种新的病---“城市群病”。

  提高城镇化质量这一要求,也要落实到城市群发展上来,切忌只顾贪求盲目数量增长、铺大摊子。

 

 

分享到: